• 哈尔滨 晴转多云 -10℃~-27℃

游戏机芯片巨人黄仁勋:时刻保持危机感

来源:第一财经编辑:陈心雨发布时间:2017-02-07 查看数0

付出终有回报,这句话送给英伟达创始人CEO黄仁勋作为过去一年的年终奖励最合适不过。英伟达股价在过去的一年中上涨近200%,成为纳斯达克表现最好的公司。

黄仁勋23年前创立英伟达起,就一直从事芯片制造。而他坚持走图形芯片的小众市场的策略也终于获得了回报。

“下一个技术的大事件是什么?”当爱丁堡基金公司投资经理PaulinaSliwinska在硅谷寻求答案时,她并没有在炙手可热的初创公司23岁的创始人身上找到答案,反而是在一个创业23年的“老顽童”身上获得启发。

CES的明星

今年1月,拉斯维加斯CES开幕第二天,LVCC的北3馆依旧人声鼎沸。北3馆是汽车馆,包括大众、福特、本田、尼桑在内的众多车企和供应商云集,它们展示了智能汽车行业包括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在内的尖端的技术以及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

英伟达(NVIDIA)的展台藏在北3馆的最深处,当天展台人流达到了峰值,接连接待了好几批前来参观的同行和合作伙伴。英伟达负责自动驾驶和生态系统的副总裁SahinKirtavit在一遍遍地向参观者介绍英伟达在CES上最新推出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和人工智能技术。

“英伟达的自动驾驶路试汽车BB8(名字来源于星球大战),已经在加州和新泽西州经过多次测试,它已经可以在行驶的过程中识别出其他车辆、交通指示灯、车道线、路标等相关道路信息。比较有亮点的是读唇,因为道路上往往噪音较大,对语音识别准确率有很大影响,语音识别结合读唇想象空间很大。”Kirtavit介绍道。

人群中,一个穿深棕色皮夹克、皮肤黝黑、中等身材的男子正在认真听Kirtavit做介绍。他就是英伟达创始人CEO,被称为“教父”的黄仁勋。黄仁勋总是非常认真地听员工的每一次工作汇报和每一个PPT。边上走过来一些希望寻求业务交流的合作伙伴,他都以“我需要认真听一下介绍”为由拒绝了。

在Kirtavit的介绍结束后,第一财经记者问黄仁勋对于CES的整体感受。黄仁勋表示:“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英伟达这次就带来了和两家世界上最大的汽车供应商ZF和博世,以及地图供应商HERE和ZENRIN的合作方案。”

受到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大潮的推动,英伟达可以说是今年CES上一颗耀眼的明星。CES开幕前,黄仁勋就受邀作为今年首位主题演讲的重量级CEO进行开场演讲,介绍英伟达今年的产品和战略重点及英伟达在游戏、TV和驾驶上的愿景。当时黄仁勋表示:“英伟达致力于用人工智能汽车重塑10万亿美元的交通行业,运用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汽车驾驶更加安全,更加个性化而且更加快乐。”

英伟达在无人车上已经和包括特斯拉、奥迪、博世在内的车企广泛合作,并且已经向特斯拉销售了大量硬件。英伟达利用其Tegra处理器帮谷歌完善无人驾驶车,第一代无人驾驶平台DrivePX被用在奥迪A7上,去年一发布DrivePX2无人驾驶平台,特斯拉就宣布新的特斯拉车将搭载DrivePX2。沃尔沃开测的XC90SUV自动驾驶汽车搭载的也是DrivePX2平台。

奥迪汽车美国总裁ScottKeogh也表示,奥迪和英伟达合作开发的人工智能汽车能在2020年之前上路。Keogh说道:“自从奥迪十年前与英伟达合作以来,奥迪销量从每年6万辆汽车增长到2016年的每年21万辆。原因是我们两家的工程师一起创造了疯狂的技术。”

黄仁勋确实是一个为技术“疯狂”的人。他的下属称他是“AI(人工智能)狂人”。随着人工智能的趋势蔓延,英伟达所主攻的图形芯片(GPU)的需求也呈现爆发式的增长。这令英伟达股价在过去的一年中上涨近200%,在过去5年上涨超过500%。深度学习神经网络尤其是几百上千层的神经网络对高性能计算要求非常高,GPU对处理复杂运算拥有天然的优势:它有出色的并行矩阵计算能力,对于神经网络的训练和分类都可以提供显著的加速效果。

因此,搭载GPU的超级计算机已经成为训练各种深度神经网络的最佳选择,比如谷歌大脑早期就是使用英伟达的GPU做深度学习。世界上目前有3000多家AI初创公司,大部分都采用了英伟达提供的硬件平台。AndreessenHorowitz风投公司的合伙人马克·安德森也曾表示:“他们已经投资了大批基于深度学习的创业公司,几乎每家公司都在采用英伟达平台。”

Gartner半导体行业分析师盛陵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英伟达不仅仅卖芯片,还卖板卡,而且拥有人工智能、深度学习以及加速计算等多个领域的研发,甚至已经拥有自己自动驾驶汽车。这是2016年英伟达业绩出现爆发的原因。”

重视细节

付出终有回报。

1993年英伟达成立,4年时间里英伟达先后推出NV1和NV2芯片。由于押注在错误的技术方向,NV1耗尽了公司最早的投资,为了生存,公司从100多人裁员到30多人。这时日本游戏巨头世嘉抛出绣球,希望英伟达研发一款游戏机芯片,订金700万美元。这笔钱拯救了英伟达的命运。但世嘉后来放弃了合作,NV2最终也失败了。

一再的碰壁足够让许多创业者就此倒下,但黄仁勋是顽强的,他要为已然奄奄一息的英伟达找到一个突围的出口。他将英伟达的战略从游戏主机转向PC市场,并马上从游戏设计公司晶体动力挖来DavidKirk博士担任首席科学家,组织了一个庞大的研发团队。

同时,黄仁勋决定采用微软PC显卡市场的Direct3DAPI标准。这一做法让英伟达获得了微软垂青。在微软带动下,下游厂商纷纷和英伟达结成伙伴。抱紧微软大腿后,英伟达终于活了下来。

黄仁勋至今都以创业者的节奏来管理公司,他严格的管理方式有时也令员工直呼“受不了”。据英伟达亚洲一位市场部的员工透露:“黄仁勋每天都要看文件到深夜,睡得很少。而且他对翻译的要求非常高,助手翻完的资料他都会亲自验证。”黄仁勋儿时就搬到了美国,英语熟练。

而到了年终各部门主管汇报工作时,真正的“考验”才刚开始。据英伟达员工透露,黄仁勋的风格是,不会听一个人从头到尾把他的PPT讲完,而会采用“抽查”的方法,比如他会问:“请你把PPT上第23页的第2个小标题的内容讲一下。”因此员工必须亲自编写他的PPT,并且对PPT上的内容了如指掌才能“过关”。

“说话很有力气,感觉可以从早到晚说个不停”是英伟达员工对黄仁勋的普遍印象。据他的手下称:“黄仁勋自己还会读很多论文,是大公司老板里面对新技术细节了解最深的。他会管第一线的工程师,给他们布置任务,检查进度。要求任何可能会阻碍进度的事情需要第一时间跟他汇报。”

英伟达的员工还向第一财经透露,黄仁勋似乎不怎么靠秘书,基本大部分行程就是他自己安排。“例如找他吃饭就直接给他发短信,然后直奔PaloAlto(英伟达总部所在地)那几家他常去的餐厅就行。”该员工表示,“他有一段时间对深度学习非常着迷,只要以此为由就能把他约出来讨论,即使他已经有约了,也会过来赶个场。”

去年英伟达争取到了包括Sliwinska在内的众多投资者的信任,成为炙手可热的芯片制造商。黄仁勋表示,旗下产品如果继续针对电脑游戏机器的小众市场定位,将脱颖而出,而语音识别及无人驾驶也将成为公司的主要新技术。

黄仁勋长期坚持的图形芯片上的根本优势正在快速发展的芯片的领域占据更广阔空间和地位。尤其是在人工智能以及无人驾驶汽车方面的优势已经得到回报,并显著提高英伟达收入。在2016年第三季度财报中,用于数据中心和车辆的芯片需求上升促使英伟达销量猛增了54%,利润也实现翻番,创下新纪录。

“作为特斯拉今年最新的合作伙伴,特斯拉销量的增长也推升了英伟达芯片的需求。”盛陵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特斯拉的带动下,英伟达正在成为投资人的新宠。目前Sliwinska所在的基金公司已经追加对英伟达的投资,现已成为英伟达第十大股票持有人。Sliwinska说:“黄仁勋工作十分投入,未来10年的机会是惊人的。”

英伟达生产的图形处理器反映了市场的新趋势。图形芯片能呈现更真实的图片,让电脑游戏玩家更加身临其境,更具沉浸感。而在过去十几年中,这部分市场非常小众,电脑处理器和智能电话芯片大多被英特尔和高通垄断。

在黄仁勋看来,公司业绩的增长受益于在硬件及软件方面的投入,尤其是对于电脑和汽车自主学习方面的投入。但是他表示自己最终的胜利还未到来,因为英特尔和高通也正在相关领域奋力猛追,而且英特尔每年投入研发的资金是英伟达收入的两倍,而高通则拥有充裕的现金流。事实上,高通是目前拥有现金最多的芯片制造商。

“我们唯一能保证的就是我们创新的速度。”黄仁勋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根据曾经为黄仁勋工作的英伟达员工反映,53岁的黄仁勋依然视英伟达为创业公司来运营,快速决策并要求快速执行。对于半导体制造商来说,这是非常难得的。因为芯片从设计开始,到投放市场以及进行生产可能需要耗费多年时间和数亿美元投入。芯片公司通常会先发布路线图,显示那些复杂细节,然后据此创建团队。而决定如何设立价值数亿美元的工厂则需要周全的计划。

英特尔的潜伏

黄仁勋曾自豪地说:“英伟达之所以行动迅速,是因为不考虑往后的兼容性。哪里快就走哪里,哪里不爽砍哪里。你看英特尔,要兼容各种老程序,所以新东西用起来就慢。”

然而,即使创建英伟达并将其构建成最大的图形芯片制造商已经足以让黄仁勋成为一个亿万富翁,时刻保持危机感仍是他成功的动力。

黄仁勋的担忧是有道理的。英伟达成熟的对手英特尔,就位于加州硅谷SantaClara101高速公路对面。英特尔也是目前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商。有分析师认为,英特尔如果将其他计算机功能纳入其现有的处理器中,将对英伟达构成潜在威胁。

事实上,当英特尔决定从2008年开始将芯片组技术应用到其产品中时,英伟达的芯片组业务几乎在一夜之间消失了。尽管如此,在图形芯片领域,英特尔从来没有成功说服其高端计算机用户从英伟达切换过来。而与此同时,英伟达正在努力推动用于数据中心服务器的快速增长的芯片市场,这一部分也是英特尔最赚钱的业务。

传统数据中心是配载在由英特尔最昂贵的服务器芯片驱动的电脑上的,许多潜在竞争对手一直在试图打破英特尔在市场上的封锁。现在,由连接设备和在线服务创建的大量信息,压倒了传统计算机分析和使用这些数据的能力。而基于英伟达已经做了好几年的工作,图形芯片越来越多地被编程用来运行人工智能系统,这些系统可以执行任务,例如没有人类的帮助就能够闪电般快地识别图像和语音。

虽然英特尔处理器在执行复杂操作方面极其快速,但是它们在同时执行多个任务的时候就存在限制。而在这部分业务上,图形芯片的市场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它们可以用于同时执行大量而又简单琐碎的任务。

目前谷歌和亚马逊也正在把提供基于图形芯片的计算作为其云服务的一部分。尽管如此,大多数数据中心的工作还都是由英特尔的微处理器完成的,而其他类型芯片的供应商也在努力为市场定制低功耗的产品。现在,投资者认为英伟达正在引领为人工智能提供主要引擎的趋势。Synovus信托公司的基金经理丹尼尔·摩根说:“英伟达是最为热门的公司,你现在必须把它们放在列表的顶部,它们的定位很好。”

英伟达数据中心最近一个季度的财报显示,收入为2.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8200万美元翻了近3倍。尽管如此,这也仅勉强撼动了英特尔在处理器市场占有率超过99%的地位。英特尔的服务器芯片业务在最近一个季度的销售额达到45亿美元,带来了超过20亿美元的利润。

路透社去年在一篇分析英伟达进军汽车电子业务的文章中,解析了从一家消费电子厂商转向汽车元件厂商的转变之路,不过文章同时称:“在此过程中他们还需要学习很多,因为汽车行业跟消费电子行业有非常大的不同。”

2011年英伟达花了6年时间开发了用于3D导航信息系统的Tegra处理器,并用于奥迪A8豪华车型上,相比之下,英伟达开发用于游戏平台的芯片通常只要三四年。也正是这个过程,让英伟达的工程师认识到了他们的工作并不是把笔记本或者主机芯片塞到汽车中那么简单。

英伟达汽车业务高级工程师DannyShapiro表示:“我们学到了‘汽车升级’到底是什么意思,简单来说就是没有重启,因为哪怕仪表盘偶然出错,这不仅意味着用户会发怒,还有可能导致昂贵的售后维修。”

十余年来,英伟达的努力现在看来算是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但其在汽车电子行业依然是新兵,与传统巨头瑞萨电子、TI德仪、Intel及高通公司的业务相比还差得远。

目前英伟达的汽车电子业务只占该公司47亿美元销售额的4%,只是TI公司去年在该领域18.6亿美元的十分之一。不过公司预计未来该业务的营收将达到2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数字显示系统。英伟达预计5年后它们的芯片将用于3200万辆汽车上。

黄仁勋个人也非常喜欢跑车,英伟达一位员工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黄仁勋毫不避讳自己拥有2辆法拉利和2辆特斯拉的事实。他经常说:“当你跟汽车公司共事,你跟他们一起做产品开发,多年后你就会学到他们的文化,但是汽车工业需要新的发明。”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蓝网app
    蓝网app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哈尔滨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2007 地址:哈尔滨市香坊区华山路1号 邮编:150036 总机:0451-87996114-转各部

    黑ICP备0800336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811610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32007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