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尔滨 阵雨 5℃~0℃

冰天雪地就是“金山银山”——来自黑龙江雪乡旅游景区的报道

来源:光明网编辑:杨焯兰发布时间:2019-01-01 查看数0

点击图片观看视频

一个“深山老林”的小林场为什么能吸引近百万游客远道而来?原来名不见经传的雪乡缘何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又逢冰雪旅游旺季,雪乡旅游景区的真实情况怎样?雪乡冰雪游有哪些冰雪游的共性问题,又有哪些个性问题?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一行来到了零下20度的雪乡,调研采访,探寻“冰天雪地就是金山银山”的“热能量”。

尽管今天的交通十分发达了,可到雪乡的行程却并不容易,没有直通的支线飞机,也没有直达的高铁,从牡丹江机场到雪乡185公里,需要2个小时,从哈尔滨驱车到雪乡需要4个小时,一路要穿行在“林海雪原”中,行进在结冰滑溜的山路上。不禁想起王安石《游褒禅山记》所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冬季到雪乡来看雪

故事:“过去,雪乡人最怕下雪。大雪封山,好几天出不去,生活十分不方便,有时雪下得大,房门都打不开,邻居们就互相帮着挖雪、开门。现在,最盼着下雪,下雪意味着游客要来,生意好做。”经营家庭旅馆“雪乡第一家”的刘清林对比今昔:上世纪80年代,第一波到雪乡来的是一批摄影爱好者,跑得最勤的一个摄影师一年来雪乡21趟,他们就住在刘家,和刘清林的父亲称兄道弟。摄影师们不好意思老“白吃白喝”,刘家不好意思多收费,只象征性收点钱,就这样开始接待客人,开起了雪乡第一批家庭旅馆,从最初的3间房,到现在的24间客房,能同时接待80人,请了9个员工。在摄影师们的熏陶下,刘清林父子也爱上了摄影,墙上挂满了他俩的摄影作品。

像“雪乡第一家”这样的家庭旅馆,雪乡共有138个。这些家庭旅馆大多沿着雪乡150米长、10米宽的主街道雪韵大街排开,房子上有厚厚的积雪,像一个个雪蘑菇、雪桌子、雪蛋糕……皑皑白雪将这里装扮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洁净、静谧,仿佛走进了童话世界。

雪乡的雪是大自然“恩赐的”,贝加尔湖冷空气与日本海暖湿气流在这里频繁交汇,造就了“夏无三日晴,冬雪漫林间”的奇特“小气候”,雪量大、雪期长、雪质粘,近7个月的雪期,深达2米的积雪,在风力的作用下随物具形、千姿百态,造就雪乡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冰雪世界。

雪韵大街是雪乡最核心的区域,“全幅武装”的游客不畏严寒在大街上来往嬉戏,有的三五成群的在闲逛,有的年轻情侣在自拍,有的坐着狗拉雪橇在玩耍,还有的大人拖着坐滑雪板的孩子在亲子游……

来自马来西亚的游客王素兴奋地说:“这是第一次看到雪,第一次看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场景,红灯笼、白雪木屋,像图画里一样漂亮,真是美丽的童话雪国,不虚此行。”

屋外滴水成冰、冰天雪地,屋内则热气腾腾,雪乡室内外温差能达到40多度。普通家庭旅馆的房间内都是东北的热炕头,整洁的白床单,大花布的茶几,独立卫生间,干净整洁,明码标价,价格在每间360元左右;高档民宿价格在每间600元左右;景区高等级酒店的价格在每间1000元左右,周末和节假日价格会浮动10-30%。

“大炕上面摆酒桌,笨鸡蘑菇大块肉,大碗白酒对着喝。”生动体现雪乡的特色美食和东北人的热情豪爽。《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记录了“雪乡八大炖”,坐在火炕上,吃着小鸡炖蘑菇、猪肉炖粉条、粘豆包,品林中山珍美味。家庭旅馆中,一个人一顿饭40元左右的标准,也可以自己点特色东北菜,价格适中,但份量很大,比如一盘35元的饺子,端上来满满一大盘,个个皮薄馅大,足足有28个,足够两个人吃。

雪乡的一道“风景”就是毛驴和驯鹿。怕粪便弄脏雪地,毛驴和驯鹿都有“标配”,屁股后面都挂着个布袋。白天,它们的工作是驼着为各家配送的物品,慢悠悠地行进在雪地上;晚上,则变身为巡游花车的主力,带领着敲锣打鼓的老年秧歌队,沿着雪韵大街展示一圈,让游客体验东北的“夜生活”。

据统计数据显示,近期,女性游客居多,占60%以上;第一大市场是东北黑龙江和吉林的游客,第二大市场是广东的游客,其他游客大多来自南方的浙江、江苏、贵州、湖南等省。南方游客专门选择温度最低时来感受北方的冷,用对雪乡的沸腾热情,挑战严冬极寒,体验和南方不一样的气候和文化的差异。

20年磨一剑

故事:走进雪乡的一处公厕,温暖、整洁、干净,没有一丝异味,抹布整齐地叠好,一个50多岁的保洁员静静地站在水池边,不时地抹去客人洗手后留下的积水,偶尔还和客人攀谈几句。她今年刚到雪乡做公厕保洁员,夫妻俩原来都在林场做营林工作,收入不稳定,还要供养在外地上大学的孩子,压力很大。从正规林场工人到公厕工作,毕竟有一定落差,她和丈夫作了一番“思想斗争”,要顾及自己的“面子”和周围人的看法。“但公厕的工作总得有人干呀,两个人换班,一天工作7小时,不太累,不受刮风雨淋,比林场的工作轻松多了,还有2000多元的稳定收入。”不卑不亢地闲谈中,听得出她已慢慢接受和适应了这份新工作,只是最后问到她的名字时,她脸上仍掠过一丝羞涩,保留着“尊严”,始终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只说“就叫我白姐吧。”

像白姐一样,努力放下“身份”和“面子”,克服思想障碍,平静地融入到市场中,坦然地接受在“公厕”工作,雪乡的14个标准化公厕中还有27个来自林区的保洁员。像白姐一样,从林业工人变成“伺候人”的旅游服务人员,转变观念、学习新技能,吃上“旅游饭”的转岗工人多达5500人。

雪乡不仅仅是一个旅游景点,更是一个林区转型的示范点。有人说是因为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徐克的《智取威虎山》让不知名的雪乡声名鹊起,其实,雪乡并不是“一炮而红”,而是靠着森林工人的转型、一点点投入改造,积累整整了20年,经历了观念的碰撞、转型的阵痛、产业的升级。

“雪乡所在的双峰林场,雪大、路远、海拔高、山多地少,生产生活环境艰苦,被称为大海林局的‘西伯利亚’。”大海林重点国有林管理局局长刘书宾讲起了雪乡的历史:1998年天然林保护工程开始,到2014年商业性木材全面停伐,原来靠“砍木头”为生的林场断了生路,要解决“钱从哪里来,人往哪里去”的难题,不得加快向旅游产业转型。“冰天雪地不会自动变成金山银山,需要精心培育,雪乡人一直在探索创新,一直在改变着自己,努力跟上时代、适应市场。”

过去,东北人有“猫冬”的习惯,现在冬天却是雪乡人最忙碌的季节。不少人白天在家庭旅馆上班,晚上加入为游客表演的老年秧歌队,再挣20元。旅游季结束后,春季植树造林、上山采野菜,进行腌渍或速冻为冬季做准备,秋天上山采蘑菇,都在冬天卖出去,让游客尝到“森林的味道”。

不仅中老年林业工人有了新的工作岗位,还吸引年轻人回到雪乡。21岁的任建鹏从哈尔滨学院毕业后回到雪乡,赶上景区上马“智慧景区管理系统”,他正好“学有所用”,他告诉记者,这套系统在国内景区中算最先进的,游客在网上凭身份证预约购买115元的门票,到达景区山门后,只需三秒钟就可以刷脸进入景区了;游客登陆景区的APP或微信,可以适时了解景区天气、雪情、人员情况,提前安排行程。

林场原有的生产生活有了太多的改变,但改变中又深深打着林场的烙印,这就是雪乡特有的森工文化和雪乡的组织优势。为了保证服务质量,雪乡成立了统一的现代化洗消中心和配送中心。

在刘书宾的带领下,记者走进洗消中心,只见五台大型洗衣机转动轰鸣,按墙上的流程,工人正对景区所有床单进行统一清洗消毒,按要求民宿每间房2-3人,布草是一客一换;另一条清洗线,则是对景区所有餐具进行清洗、消毒、打包。这样,促进景区标准化建设,提高景区餐饮、住宿的卫生标准要求。

走进配送中心,货架上有粮油、食用菌、保健品、蜂产品、坚果、休闲食品、饮品、畜牧、及水产九大类产品,商品齐全,集中采购、统一配送,保证质量,平价销售。

在雪乡的管理中吸取了原来林区的体制机制。比如,雪乡的摊位分配,采用原来林场木柴采购中“暗标”的机制进行的,遵从市场规则,一切井然有序。为平抑景区内的物价,大海林局建设的“雪乡民俗旅馆”起到“蓄水池”和“稳定器”的作用。11栋极具林区特色的雪乡民俗旅馆,可同时容纳1500人入住,标准间580元;在大食堂餐厅,十米多长的原木成为前台,飘溢着五花肉炖酸菜的味道,能容纳400人用餐。这样的规模和服务标准,既是其他家庭旅馆的标杆,又有起到平抑物价的作用。

正是经过这些年的探索,旅游才能成为雪乡主导产业,雪乡也才从一个“苦寒之地”变成今天的“点雪成金”,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发展到冬季的知名景区。大海林重点国有林管理局党委宣传部部长崔玉华介绍说, 2011年到2017年,雪乡接待旅游总人数302万人次,年均增长28%;旅游总产值25.47亿元,年均增长49%;企业总收入3.2亿元,年均增长54%。

成长中的新烦恼

故事:今年雪乡开始迎客,一个创新的举动是规范价格,所有消费都名码标价,可价格刚一公布,就有人误把“最高限价”变成了“实际价格”,被指责为“明码宰客”,顿时让雪乡陷入舆论的漩涡中,最后被扭曲为“雪乡是9个月磨刀,3个月宰客”;游客不是“衣食父母”而成为“待宰的羔羊”,更引发网友对旅游景区的不信任。当记者来到雪乡,只见广场上大大的电子显示屏,除了滚动播出当天的日出时间、温度、游客注意事项外,明码实价地公布着餐饮价格标准;在每个旅馆酒店,从住宿到饮食,以及每个单独景区的门票价格和游乐项目的价格,都张贴在醒目的位置;每家店面的门口挂有“评价系统”二维码牌,供游客进行监督评价;甚至通过网络也能明确知道雪乡的消费价格,用透明去重建信任;雪乡还推出“先行赔付”,打消游客的顾虑,还雪乡一个“清白”。

雪乡最大的看点是这个地方“独一无二”的雪,最大的矛盾也在于这个地方不可改变的空间限制,500公顷核心景区,全部接持能力只有138个家庭旅馆,共13987个床位,一天来2万游客就达到了饱和极限,来5万游客就是“过度经营”,大大超出景区的承载量,必然会出现各种不满意和投诉。

“为此,今年雪乡开通了‘智慧旅游系统’,能精准了解信息。”黑龙江森工森林旅游集团董事长沈广春明确表示,当游客达到1.2万人后,系统就会提前预警,科学决策,不再销售门票,防止“人满为患”。据悉,从11月15日进入旺季,元旦春节前后达到火爆,今年春节前后的所有床位都被提前预定了。

迅速蹿升的知名度,让雪乡人措手不及;蜂拥而至的游客,让“巴掌大”的雪乡猝不及防,未来得及扩建的空间,未来得及完善的设施,公共服务和景区管理上的软肋也开始显现。就这样,“黑导游”“不合理低价团”等旅游市场时常出现的乱象开始侵扰这片洁白的雪地,一些游客对服务质量不够好、价格高昂的控诉将雪乡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雪乡最初是林场,雪乡的最大特点是旅游服务从业者大多是林业工人转型而来,最大的难点也在于此,没有专业旅游的团队和管理者,伐木工、营林工等林业工人变身成民宿的经营者,从第一产业到第三产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沈广春总结为:“朴实有余,精细不足。产品的多样化和服务的精细化还达不到消费者的需求。”比如,从家庭旅馆的名字就能看出南北差异,南方的民宿大多是诗情画意、小资精致的名字,而雪乡的家庭旅馆大多用了自己名字,刘明文家庭旅馆、梁富强家庭旅馆、周大姐家庭旅馆、杜运生家庭旅馆等,简单直接,热烈粗放;就连美丽圣洁的雪山,也被叫作“大秃子山”,诙谐幽默。

“深山中的雪乡,建设维护成本较高,雪乡景区的旅馆需要交纳比周围林区贵一倍的暖气费,每月几千元,全年供暖费达4万元。”沈广春说,“雪乡景区是林场靠自己的积累一点点改善的,整个景区的配套和档次与现代化景区还有一定差距,还要继续优化和完善。”

“雪乡的管理者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是珍视雪乡的,正努力让雪乡成为一个更加规范的景区,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进一步提升自己,突破瓶颈期。”龙江森工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坤换位思考:“游客千里迢迢地来到雪乡,为了一睹美景,人生地不熟,要加强服务,善待每一个来到雪乡的游客,优化游客的体验,让他们的口碑成为雪乡最好的证言。”近期,雪乡列出18个问题清单,从摊位的设置到灯光的布置,从秧歌队的服装到篝火晚会的节目,从公厕里的手纸到无障碍设施,从旅游大巴的停放到导游的讲解词都要一一整改,给游客更好的体验。

推动雪乡延时扩容的全域旅游

故事:2008年的冬天,六名台湾大学生来“雪乡”途中,钱包遗失了,到“雪乡”后仅剩100元钱,得知这一情况后,雪乡的一位客栈老板不仅为这6名大学生免费提供了食宿,联系了回哈尔滨的汽车,还拿出600元现金作为他们回程的路费。在冬天感受到了“雪中送炭”的温暖,在这样一个小山沟里遇到真诚厚道、淳朴热情的林区人,大学生们特别感动。从那以后,这6名大学生一直与雪乡人保持联系,并推荐了很多新的游客。

“前看是树,后看是树,左右还是树,中间一条道,游客的复游率必然很低,生态旅游要有厚重的文化做积淀,冰雪游要善于发掘当地的故事。”在李坤看来,雪乡不仅有冰雪交融的自然之美,还要讲出当地人的故事,展示森林工人朴实豪放之美;冰雪游不仅仅是欣赏自然风光,还要品味当地的风土人情,丰富游客的精神文化体验。

在雪乡景区内,一幢灰色的旧房子用塑料布包裹着防风保暖,似乎与其他装修精致的家庭旅馆相比有些“格格不入”,不搞民宿、不搞餐厅、也不搞商店,还有森林工人自己居住着,保持着柴火取暖,保持着炊烟寥寥的“烟火气”,保存着当年的最初样子。李坤表示:“我们尊重森林工人自己的选择,保留着房子,保留一段历史、保留一个生活方式,讲述雪乡自己的故事。”

当前旅游消费升级的同时,也不断推动着旅游服务的提升。除了在各硬件设施上提供高质量、高水平的服务,还要会讲故事、会发掘题材引发游客的情感共鸣,才能赢得游客的信赖与良好口碑。

当前河北张家口、吉林长白山、内蒙阿尔山等地都在推冰雪游,冰雪产业壮大成拉动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冰天雪地正在成为“金山银山”。中国旅游研究院研究员宋子千分析,“冰雪旅游景区面临的共性问题是,如何延时扩容,延长旅游产业链条,为景区注入可持续发展能力。”他建议,雪乡旅游应加强规划,以雪乡冰雪旅游开发为核心,与周边其他景点形成联动,还要发掘夏天的康养,发展四季旅游,让雪乡旅游延时扩容。

空间上,在雪乡科学扩容升级上下功夫,在核心区域“做减法”、在全域旅游“做加法”。打通雪乡和亚布力景区,重点保护沿线生态资源,带动冰雪画廊、大雪谷景区、亚雪驿栈等景区发展,提升雪乡全域旅游新品质。

时间上,扩容创新,目前雪乡的经营期仅有120天左右,其余时间基本是歇业状态,而实际上雪乡夏季的生态条件非常优越,可以重点发展避暑、康养、森林亲子等主题旅游,以缓解当前冬季单季经营的营收压力;丰富周边各景区“全季型”旅游项目,盘活旅游淡季闲置资产,通过以点带线,从线到面,开创“大雪乡”全域旅游发展新格局。

旅游产品开发方面,通过雪乡把游客吸引进来,其他林场为雪乡进行旅游配套,拉动种植、养殖、林下经济等产业发展,带动黑木耳、猴头菇、沙棘汁、蓝莓汁等东北特色产品的销售。雪乡旅游收入也从过去单纯的门票收入发展为如今的“吃、住、行、游、购、娱”综合性经营转变,以后还要向“商、养、学、闲、情、奇”全方位经营转变。例如,林区里的北沉香由红松松脂沉积而成,原来被林区群众当作油疙瘩和引火柴烧掉,近年来被开发为工艺用品,请工艺美术大师雕刻成手串和工艺品,变废为宝,身价倍增。

“森工集团主动改革,强行起飞,20多万人要一起进入市场。”李坤画出“路线图”:森工改革一方面是生态公益板块,承担着天然林保护的职责;另一方面就是商业板块,林区占黑龙江生态旅游资源的76.4%,主打生态游和冰雪游,亚布力和雪乡是冰雪产业的领头雁,为林区木材停伐后职工转岗分流、扩大就业拓展了新路。因此,要倍加珍爱雪乡的品牌、培育雪乡的产业,最终要实现雪乡旅游业“兴一业带全局、兴一业旺百业”的发展目标。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蓝网app
    蓝网app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哈尔滨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2007 地址:哈尔滨市香坊区华山路1号 邮编:150036 总机:0451-87996114-转各部

    黑ICP备0800336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811610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32007009